IMG_2745.jpg  
  

你關掉水龍頭,剩下的水滴慢慢從花灑處向下濺蕩。你用乾布抹乾了身子,雖然乾布已黑得不能再黑,但沒法子,這是你僅有的一塊乾布。你的記性不好,總記得自己昨天才洗澡,所以今天不用去洗。但當你發覺旁人的目光總是嗤之以鼻,掩着鼻子從旁走過時,你很不明白,大家也是人,為什麼要這樣對你?結果才發現,自己已髒得不能再髒。平時你只會去商場的洗手間,特別是殘廁會對外開放的那些,畢竟,不是每一個殘廁也會對外開放。你特別享受一個人的寧靜,你覺得這裡很像一個家,一個屬於自己的家,雖然這個字自妻子帶着家當奪門而出開始,你已經再沒有用過。但偶然,你還是很想念,這個家。

這個夏天天氣很熱,你脫掉外衣,隨手放在行人隧道的欄杆,讓它自然烘乾,蒸發汗水。這個行人隧道的出口,你特別喜愛,無他,夠通風,夠涼快。這個地方,是你那天在酷熱天氣警告下,累得再走不動,隨手而坐的位置。那刻你發現,這個位置倒也不錯,不怕日曬雨淋,也不怕受途人的側目,因為,經過這裡的,大多是匆匆而來,匆匆而去,他們衣著很光鮮,不是穿西裝打領呔,便是前咪後擁而過。你倒也不著緊這些,因為你覺得,我這樣赤裸裸的呈現自己,才是最佳衣著。

你翻開從垃圾筒拾來的報紙,掏出已花掉的放大鏡,仔細咀嚼起來。其實現時已經有很多免費報紙,但不知為何,那些派報紙大姐總會當你完全透明,對你視而不見。你很困惑,到底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些什麼,才會遭受如此對待。你只是想看看當天的新聞,只是想了解這個世界多一點,但你發覺,事實不容許你這樣做,因為,只因你是一個「不修邊幅」的「流浪漢」,一個無家可歸的可憐虫。算吧,反正,也不是第一次,想着想着,呀,你究竟看到哪裡呢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 Fu 的頭像
Chi Fu

風言瘋語

Chi 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