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1160拷貝.jpg 

以前,你很少吃早餐。因為,早餐,不是嘉頓雪芳蛋糕,便是嘉頓蛋卷。你不明白到底這兩者究竟有什麼關係,又或者,當你吃下肚子後,對於身體的運作究竟有沒有任何的差別。你覺得,吃與不吃,根本就沒有分別,就像選擇屈臣氏還是飛雪,雖然外表不同,但兩個也是一樣,一樣難吃。有時候,你還是會默不作聲的慢慢把蛋糕塞進肚子,不為別的,只為不想浪費。現在,偶然你會覺得,那蛋糕還在喉嚨激蕩,像香水繞著自己身體運行,每嚥下口水,也會覺得把蛋糕送進去深淵。

這天,應該是恰巧吧,你晚了起床,上班原想應該會遲到的了,但你收到電話,是同事打來的,說老闆有事,公司要晚點開門,叫你到附近走走。你撫着肚子,想起你沒有吃早餐,想想,吃個豐富早餐來迎接新的工作天倒也不錯,然後,你推門進了大家樂。自最低工資實行,知道大家樂明加實減工資後,你便很討厭大家樂,然後,連大快活、美心、吉野家等等連鎖快餐店也變得少去了,餓了,也只會到附近的茶餐廳。你覺得這是對抗地產霸權,支持小商戶最直接的行徑。然而,你忘了,上班的地方方百圓里只得這一間大家樂,無奈,唯有推門進去。

大家樂款式很多,雖然明知它們白的食物是如此隨便,但為了令自己安心吃下,你只得默默吃下,似香港人,一切只得逆來順受,不會反抗,連為自己支持丁點利益的勇氣也沒有。你覺得自己很悲哀,生活在香港,雖然美其名是自由城市,但如今,你和《left 4 Dead》中的喪屍沒有兩樣,聽到什麼看見什麼就只會一窩峰衝去,然後把自己炸個粉身碎骨。你點了個炒麵加碟蘿蔔糕,原本可以配搭白粥,但你沒有選擇,嫌它太簡單,有更多花巧的,好像更好看、更好吃。你選了一個面向牆壁的座位,然後默默吃着。這時候,耳筒傳來一首歌,是蘇永康的《那誰》,忽然間,你很想記低這個moment,一個人,在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,在不知為何只得你一個顧客的時候,一個人吃着一個炒麵,夾起一塊蘿蔔糕,輕輕咬了一口,流下了一滴眼淚,「渡日月、穿山水、尚在恨那誰」、「從何時你學會灑脫面對」、然後「帶笑歸去」。

明明是早上八時多,但你覺得這個早餐,對於你來說,吃得太遲了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 Fu 的頭像
Chi Fu

風言瘋語

Chi 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