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6680_10150508471432803_521762802_10444309_901319061_n拷貝.jpg

2008年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中國文學科卷一的寫作題目,其中一題是「眼鏡」。經驗豐富的你自然一揮而就,將你想說的通通烙印於格仔紙上。真的,很順利,拿了個「D」。相對於2007年那條「不會再穿的衣服」,你將之寫成「可歌可泣」、唐代武俠的手足決裂兄弟之情,自然是更勝一籌。你的寫作老師曾說,那些批卷的老而不,喜歡天馬行空而文學氣味濃厚的文章,也喜歡用字精煉,見微知著的文章。你不信,認為只要是自己喜歡的,別人怎看也沒所謂,結果,你成功的拿了「E」。有時候,你會想,是否每一個作家的成就高低,都是由他人去評定,又或是,一個人高底與否,是從他人去判定,還是應該繼續的自以為是,自我陶醉?我行我素是一個怪人,百般獻媚也是怪人,好聽的是做人圓滑,不好聽便是老奸巨滑;好聽是勇敢,不好聽是逞英雄。或許,到了最後,我們都只是一個失去自己靈魂的亡魂。

那天因為不慎弄破的眼鏡,你很快便跑去再配一副新的。別人認為,眼鏡是一種服飾,不同場合配戴不同款式。可惜,這件事從來不會發生在你身上,因為,你的眼睛,深得曾經認為你會在壯年之時失去世界色彩,甚至,你曾經練習當世界變得一片漆黑時,你是如何應付日常起居飲食。從房門轉左十步便是客廳,朝左五步是廚房,走回五步轉右是洗手間,洗手間上從左面開始第三條毛巾是你的毛巾。從家走到樓下要走一百五十三級樓梯,然後向左轉直走第五百三十三步是巴士站。幸好,這天還未來臨,有時候,你會慶幸自己還可以看見這個世界,認識不同的人。可以的話,你還是想用肉眼去觀看這個世界,因為,戴了眼鏡的自己,就像被限制了自己視野,看清又有何用,你只是一隻井底之蛙,跳不出世界的框框。的確,我們早被教育成一個只有自己視野的機械人,永遠只有眼中的一切,而沒有想過,只有轉過頭,也可以是一片好風景。

你想想,由小時候戴眼鏡至今已經有差不多二十年吧。從小時候知道因為貪玩而弄破眼鏡,被老媽子大罵一頓後,你一直很愛惜你眼鏡。數着、數着,應該有十副了吧,不,可能更多。它們離你而去的各有不同,有中間鼻托倏地消失,有中間一分為二,有支架跟母體分離,最奇怪的,應該是戴着鏡片忽然掉下來,然後你又不小心踩個粉碎的荒誕事件吧。你看了自己十多年戴眼鏡樣貌,忽然你會有點想試試Cons,看看自己是否真的識合戴,又或是,嘗試給自己一個重新的機會,友人曾說,沒有戴眼鏡的你,跟現在完全是兩個人。真的嗎?不是吧?然後,你想了很久,直到一天深夜,你大笑起來,覺得給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,竟然要依靠這對他媽的隱形眼鏡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i Fu 的頭像
Chi Fu

風言瘋語

Chi F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